广告合作邮箱:mdcm1598@163.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无垢心法](一)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1-26 13:13:52

  身为陈国核心谍报机构的两名干员,处在与元国持续数百年冷战的最前线, 压力之大是外人难以想象的。每日要从各省反谍人员呈报的数百条可疑谍情中发 现有价值的敌谍线索,大量的案牍工作,让快近不惑之年的我,头上已经有了星 星白发. 在元国关於我的资料上,如果没有以下信息,他们的情报工作必定是失 职的:姓名天忍。年龄37岁. 掩护身份是陈国内阁民法司统计科副科长,真实身 份是陈国军部职方司生间科副长官。前妻苏映岚9 年前被元国职方司的海外情报 副都督邪星云俘获,被迫吃下天下第壹淫毒“极乐之欢”,与多名壮男交合之后, 在极度欢愉中死去。   宋雨芹,23岁,我的未婚妻。对外身份是礼部乐律坊的壹名舞娘。实际上, 她出身於武林世家,16岁时由其母亲红杏仙子亲自引入情报行业,在死间科5 年 的海外特勤生涯中,进行过7 次成功的暗杀。   清丽脱俗的长相,具有亲和力的甜美笑容,与她残忍无情的杀人手法形成鲜 明反差。在陈国水军副都督被雨芹暗杀之后,元国职方司副总管邪星云将其列为 头号陈国女杀手,并指天发誓:总有壹天要猎获到这个丫头,用他引以为傲的胯 下“魔阳肉棍”征服她的身心!   2 年前,雨芹因为在壹次猎杀行动中受伤,转入生间科,成为我的直属下级。 半年前我们成为恋人。除了聪慧绝伦的智力、甜美文静的长相、高挑弹性的身材 样样具佳,她更表现出过人的意志,让我对她爱慕日深。   色诱是谍报行业最传统、也是最有效的手段。生间科多数以色诱、币赂为主。 这壹行封闭性很强,与地方平民成婚有时是不可想象的。   职方司生间科招收男女比例基本上是三比四,男性主要以行动配合为主—包 括妓院王八这样的角色。   在工作中产生感情并走进婚姻是被鼓励的。毕竟,壹个女性情报人员为国事 而牺牲清白,有壹个包容、尊重她付出的丈夫,才是对她最大的奖励。   生间科,对於我们男性特情人员来说,有壹个很残忍的壹面。   在我入行时,职方司生间科壹位德高望重的老长官训话说过,他希望手下壹 片绿帽子。   我当时还很诧异,后来听人充满尊重地说起已经官居二品的大员,当年曾让 新婚壹个月的娇妻去元国卧底,给元国总管水军后勤的亲王当了四年的小妾。回 来时,怀抱着壹个孩子,手绨坲壹个孩子。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所以,慢慢地,我周围的同僚,我的下属,头上开始戴上壹顶顶的绿帽子。 有时大家私底下也会传看壹下“王八开心术”之类的小册子。主管职方司的桐华 县主每年都要为我们生间科壹批优秀女性情报人员授勋:职方司不是壹个完全不 讲人情的地方,尤其是对於付出巨大牺牲的女性:贞洁之心和清白之躯. 我的爱 妻映岚,在和我成婚仅壹年,就因为工作需要,和死间科的壹名男同事,恶犬, 潜入元国伪装成壹对海商夫妻进行地下工作。在那几年,我强迫自己夜夜翻看这 些王八之趣的手抄本,慢慢地体会到那种独特乐趣,每当入夜,我都会想着恶犬 伟岸的阳具出没在爱妻浑圆的雪臀肉缝中,耳边似乎传来她噬骨销魂的娇喘浪叫, 手中分身也激射而出。   陈、元两国数百年的明争暗战,间谍手段已经发展到极致,男性间谍多用内 家气法辅以药物加强其阳具,并修炼各种能让女性欲仙欲死的床上功夫。而女性 间谍也善用内媚之术. 至於各种催情春药,就更不用提了。聪慧绝伦的雨芹,每 次都能在失身边缘取得战果,所以至今还是处子。当然,久在河边走,怎能不湿 鞋。有时我会故意和她讲讲我前妻映岚和同事恶犬给我戴了五年绿帽子的事情, 让她不要心有顾虑. 走出花园的中门,是壹大片密密的竹林,黑暗中可以隐约看 到手持弓弩的暗哨身影。   星光之下,看着身边恬静俏丽的雨芹,我莫名壹笑,雨芹也向我微微壹笑, 我用手理了理她被风吹乱了的头发. 竹林之外,就是高高的院,只有壹道悬桥可 以通行,下面是深深的壕沟。再往外,还有三道外围警戒线,都是步卒和侦骑把 守。再外面就是大草原。   今天的雨芹,像是有很重的心事,壹直在沈默中,谈到婚礼的安排,也没有 以往的热情。   走到绿色地毯般的大草原上,她的心情豁然好转,伸出双臂,挺起胸膛,长 籲壹口气,轻轻地叫了壹声,向前沖去,边跑边回头向我格格笑着:“再不追上 我,我要施展轻功了!”   我笑着追向前去。   职方司真正的办公地点不在京都长乐大街尽头的红瓦阁—那是负责职方司的 皇室贵女桐华县主和她的秘书班子办公的地方。大部分人员都是在这,京郊燕山 峰下,壹个封闭的山谷中,左边就是金刚宫,赦封的大陈国武林圣地,右边的出 口处,有壹个掩护性的军部大马场。   金刚宫从数百年前大陈皇室打天下到现在对抗元国侵略,始终是王室如臂使 指的忠诚襄助。

   职方司的情报人员,三分之壹来无垢心法   溶溶月夜,我和未婚妻雨芹并肩漫步在职方司大楼后面的花园小径。   身为陈国核心谍报机构的两名干员,处在与元国持续数百年冷战的最前线, 压力之大是外人难以想象的。每日要从各省反谍人员呈报的数百条可疑谍情中发 现有价值的敌谍线索,大量的案牍工作,让快近不惑之年的我,头上已经有了星 星白发. 在元国关於我的资料上,如果没有以下信息,他们的情报工作必定是失 职的:姓名天忍。年龄37岁. 掩护身份是陈国内阁民法司统计科副科长,真实身 份是陈国军部职方司生间科副长官。前妻苏映岚9 年前被元国职方司的海外情报 副都督邪星云俘获,被迫吃下天下第壹淫毒“极乐之欢”,与多名壮男交合之后, 在极度欢愉中死去。   宋雨芹,23岁,我的未婚妻。对外身份是礼部乐律坊的壹名舞娘。实际上, 她出身於武林世家,16岁时由其母亲红杏仙子亲自引入情报行业,在死间科5 年 的海外特勤生涯中,进行过7 次成功的暗杀。   清丽脱俗的长相,具有亲和力的甜美笑容,与她残忍无情的杀人手法形成鲜 明反差。在陈国水军副都督被雨芹暗杀之后,元国职方司副总管邪星云将其列为 头号陈国女杀手,并指天发誓:总有壹天要猎获到这个丫头,用他引以为傲的胯 下“魔阳肉棍”征服她的身心!   2 年前,雨芹因为在壹次猎杀行动中受伤,转入生间科,成为我的直属下级。 半年前我们成为恋人。除了聪慧绝伦的智力、甜美文静的长相、高挑弹性的身材 样样具佳,她更表现出过人的意志,让我对她爱慕日深。   色诱是谍报行业最传统、也是最有效的手段。生间科多数以色诱、币赂为主。 这壹行封闭性很强,与地方平民成婚有时是不可想象的。   职方司生间科招收男女比例基本上是三比四,男性主要以行动配合为主—包 括妓院王八这样的角色。   在工作中产生感情并走进婚姻是被鼓励的。毕竟,壹个女性情报人员为国事 而牺牲清白,有壹个包容、尊重她付出的丈夫,才是对她最大的奖励。   生间科,对於我们男性特情人员来说,有壹个很残忍的壹面。   在我入行时,职方司生间科壹位德高望重的老长官训话说过,他希望手下壹 片绿帽子。   我当时还很诧异,后来听人充满尊重地说起已经官居二品的大员,当年曾让 新婚壹个月的娇妻去元国卧底,给元国总管水军后勤的亲王当了四年的小妾。回 来时,怀抱着壹个孩子,手绨坲壹个孩子。   所以,慢慢地,我周围的同僚,我的下属,头上开始戴上壹顶顶的绿帽子。 有时大家私底下也会传看壹下“王八开心术”之类的小册子。主管职方司的桐华 县主每年都要为我们生间科壹批优秀女性情报人员授勋:职方司不是壹个完全不 讲人情的地方,尤其是对於付出巨大牺牲的女性:贞洁之心和清白之躯. 我的爱 妻映岚,在和我成婚仅壹年,就因为工作需要,和死间科的壹名男同事,恶犬, 潜入元国伪装成壹对海商夫妻进行地下工作。在那几年,我强迫自己夜夜翻看这 些王八之趣的手抄本,慢慢地体会到那种独特乐趣,每当入夜,我都会想着恶犬 伟岸的阳具出没在爱妻浑圆的雪臀肉缝中,耳边似乎传来她噬骨销魂的娇喘浪叫, 手中分身也激射而出。   陈、元两国数百年的明争暗战,间谍手段已经发展到极致,男性间谍多用内 家气法辅以药物加强其阳具,并修炼各种能让女性欲仙欲死的床上功夫。而女性 间谍也善用内媚之术. 至於各种催情春药,就更不用提了。聪慧绝伦的雨芹,每 次都能在失身边缘取得战果,所以至今还是处子。当然,久在河边走,怎能不湿 鞋。有时我会故意和她讲讲我前妻映岚和同事恶犬给我戴了五年绿帽子的事情, 让她不要心有顾虑. 走出花园的中门,是壹大片密密的竹林,黑暗中可以隐约看 到手持弓弩的暗哨身影。   星光之下,看着身边恬静俏丽的雨芹,我莫名壹笑,雨芹也向我微微壹笑, 我用手理了理她被风吹乱了的头发. 竹林之外,就是高高的院,只有壹道悬桥可 以通行,下面是深深的壕沟。再往外,还有三道外围警戒线,都是步卒和侦骑把 守。再外面就是大草原。   今天的雨芹,像是有很重的心事,壹直在沈默中,谈到婚礼的安排,也没有 以往的热情。   走到绿色地毯般的大草原上,她的心情豁然好转,伸出双臂,挺起胸膛,长 籲壹口气,轻轻地叫了壹声,向前沖去,边跑边回头向我格格笑着:“再不追上 我,我要施展轻功了!”   我笑着追向前去。   职方司真正的办公地点不在京都长乐大街尽头的红瓦阁—那是负责职方司的 皇室贵女桐华县主和她的秘书班子办公的地方。大部分人员都是在这,京郊燕山 峰下,壹个封闭的山谷中,左边就是金刚宫,赦封的大陈国武林圣地,右边的出 口处,有壹个掩护性的军部大马场。   金刚宫从数百年前大陈皇室打天下到现在对抗元国侵略,始终是王室如臂使 指的忠诚襄助。   职方司的情报人员,三分之壹来自军队的悍卒勇将,如爱妻映岚的老公恶犬, 死间科的大部分特勤人员. 三分之壹是皇室安排下来的文官,比如生间科的我, 内保科的陈长官;三分之壹就来自於金刚宫的武林高手或武林世家的子女,比如 我们生间科的麻衣老相,我前妻映岚,还有雨芹。   雨芹是瓜子脸,而映岚则是鹅蛋脸,身材壹个高挑,壹个娇小,雨芹是比较 偏情绪化的,而映岚则靦腆温柔。   我再次沈浸在如烟的往事中。   “映岚,要不,你就随便在这份候选人中点壹个吧。”   我看灯下的映岚,低垂着头,乌黑的大眼睛因为而不敢与我对视,长时间地 坐在我面前,面对着可外派人员的名单,像壹座雪白的雕像,壹动不动,只有长 长的眼睫毛随着眼帘的眨动而上下舞动,反映出她内心的紧张、窘迫和羞涩。   映岚还是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   “岚,你可是众多男同事心中的女神啊!我听他们私下开玩笑,你看中谁, 那人可要请全体同事下馆子狂吃壹顿的,这顿酒的名称叫‘占新酒’,知道是谁 意思吗?”   映岚摇摇头. “就是庆祝他能霸占别人家的新媳妇啊……”   映岚双手捂着脸,壹头紮进我的怀中:“我后悔了我后悔了……你媳妇儿不 想被别人给霸占……”   我听她语调声音中那种娇羞,心中酸楚更甚,但作为她的老公,此时只有多 给她鼓励,去她心结!   “你现在选壹个吧,选壹个要和他喝交杯酒的,……我过两天把厢房腾出来 了,二楼就让给你们这对新人了。”   “啊?”映岚惊恐地望着我,晃动着我的胳膊,“不!不!不!!我是想等 去了以后,如果能日久生情,再把身子给他……怎能现在呢!”   “你们编造的简历上可是成亲壹年多的小夫妻啊,你也知道,元国的反谍人 员可有懂得‘如影随形术’的潜匿高手,尤其对於你们海商,万壹他们起了疑心, 潜入你家中,……所以,这些天,你们要夜夜行周公之礼,多熟悉对方的肉体. ”   我搂着映岚,再次把名单放到她面前:“来吧,你现在得挑壹个老公,我们 身边的同事,哪个你内心觉得最好的……”   “我不好意思挑……”映岚晶莹白晰的俏脸上飞起壹朵迷人的红霞。   “那我帮你?”   映岚沈默了。   “你是希望我来选,还是你帮我选?”   “……鞋子合脚不合脚只有自己才知道,我喜欢你来选……选壹个比我还好 的,这样我也觉得好刺激!”   “嗯……”   看着映岚羞答答地指着壹个名字,然后壹头鉆到我怀,死活不敢再面对我, 我心说不出什滋味。内心的酸楚是不言而喻的。但还要强装欢笑,为了去掉映岚 的心结,还得说些凑趣的话。   “你喜欢恶犬啊?”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才有些怪怪的感觉,映岚以前提到 这个家夥的时候语气中不能说是淡淡的,但也仅止於好感而已。

   “不知道……”连掐带咬、声音像呜咽又像撒娇。   “我以为你会挑书生呢,你不是夸他长得俊吗?恶犬……”,我压低了声音, “你喜欢大屌?”   书生非常有女人缘,而身形魁梧的恶犬,肤色黝黑,下巴又长,塌陷的鼻子 —在以前的战斗中被敌人打断了鼻粱骨,出身书香门弟的老婆,原来审美品味也 有这样麻辣的壹面!   “呸!……不知道,就是有壹次做梦,梦到被他……”   “美梦成真了!老婆,我真为你高兴!”   我的心在痛苦中纠成壹团,但还是要假装开心。   映岚从我怀中仰着脸,我壹怔:晶莹的泪珠挂着映岚长长的睫毛上,让我怜 惜、心痛!   映岚在朦胧的泪光中心疼地看着我,抽噎着说:“可你……我舍不得你!”   我给她用手擦掉泪痕:“不用心疼我,你和恶犬合体之时,心中也千万不要 有我,壹定要投入进去……”   映岚羞道:“怎可能呀!你是我最心爱的夫婿,我怎能夜夜与他缱绻,却把 你扔到壹边……”   我拿起桌上的《王八乐》手抄本,随手翻到壹页绘图:壹男壹女在交合、另 壹男跪着地上舔女子之脚,展示给她看:“你就把我当成妓院的龟公,行房之时, 只希望你声音大壹些,要不,我听得隐隐约约不真切之时,心会更加酸痛!”   映岚扑赤壹声乐了:“可你也知道,我……我壹般都不好意思叫出声的呀!”   “和你老公我,你自然要守妇道,不想给我淫乱之感,可这名单上的这壹位, 可是你的奸夫,自然要忘情投入,肆无忌惮喽……我明天就要报上名单了,你决 定了吗?”   不知何故,我不太想提恶犬的名字。   发现这壹点以后,我马上提醒自己,自己内心的阴影壹定要掩藏好!   “可我不知怎面对这个事啊!都是同事!明天万壹在朝房遇到!啊……”   映岚有些抓狂:“哪怕失身给壹个元国大将,也比这个好啊!太尴尬了!老 公,怎办!你教教我!”自军队的悍卒勇将,如爱妻映岚的老公恶犬,死间科的 大部分特勤人员. 三分之壹是皇室安排下来的文官,比如生间科的我,内保科的 陈长官;三分之壹就来自於金刚宫的武林高手或武林世家的子女,比如我们生间 科的麻衣老相,我前妻映岚,还有雨芹。   雨芹是瓜子脸,而映岚则是鹅蛋脸,身材壹个高挑,壹个娇小,雨芹是比较 偏情绪化的,而映岚则靦腆温柔。   我再次沈浸在如烟的往事中。   “映岚,要不,你就随便在这份候选人中点壹个吧。”   我看灯下的映岚,低垂着头,乌黑的大眼睛因为而不敢与我对视,长时间地 坐在我面前,面对着可外派人员的名单,像壹座雪白的雕像,壹动不动,只有长 长的眼睫毛随着眼帘的眨动而上下舞动,反映出她内心的紧张、窘迫和羞涩。   映岚还是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   “岚,你可是众多男同事心中的女神啊!我听他们私下开玩笑,你看中谁, 那人可要请全体同事下馆子狂吃壹顿的,这顿酒的名称叫‘占新酒’,知道是谁 意思吗?”   映岚摇摇头. “就是庆祝他能霸占别人家的新媳妇啊……”   映岚双手捂着脸,壹头紮进我的怀中:“我后悔了我后悔了……你媳妇儿不 想被别人给霸占……”   我听她语调声音中那种娇羞,心中酸楚更甚,但作为她的老公,此时只有多 给她鼓励,去她心结!   “你现在选壹个吧,选壹个要和他喝交杯酒的,……我过两天把厢房腾出来 了,二楼就让给你们这对新人了。”   “啊?”映岚惊恐地望着我,晃动着我的胳膊,“不!不!不!!我是想等 去了以后,如果能日久生情,再把身子给他……怎能现在呢!”   “你们编造的简历上可是成亲壹年多的小夫妻啊,你也知道,元国的反谍人 员可有懂得‘如影随形术’的潜匿高手,尤其对於你们海商,万壹他们起了疑心, 潜入你家中,……所以,这些天,你们要夜夜行周公之礼,多熟悉对方的肉体. ”   我搂着映岚,再次把名单放到她面前:“来吧,你现在得挑壹个老公,我们 身边的同事,哪个你内心觉得最好的……”   “我不好意思挑……”映岚晶莹白晰的俏脸上飞起壹朵迷人的红霞。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那我帮你?”   映岚沈默了。   “你是希望我来选,还是你帮我选?”   “……鞋子合脚不合脚只有自己才知道,我喜欢你来选……选壹个比我还好 的,这样我也觉得好刺激!”   “嗯……”   看着映岚羞答答地指着壹个名字,然后壹头鉆到我怀,死活不敢再面对我, 我心说不出什滋味。内心的酸楚是不言而喻的。但还要强装欢笑,为了去掉映岚 的心结,还得说些凑趣的话。   “你喜欢恶犬啊?”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才有些怪怪的感觉,映岚以前提到 这个家夥的时候语气中不能说是淡淡的,但也仅止於好感而已。   “不知道……”连掐带咬、声音像呜咽又像撒娇。   “我以为你会挑书生呢,你不是夸他长得俊吗?恶犬……”,我压低了声音, “你喜欢大屌?”   书生非常有女人缘,而身形魁梧的恶犬,肤色黝黑,下巴又长,塌陷的鼻子 —在以前的战斗中被敌人打断了鼻粱骨,出身书香门弟的老婆,原来审美品味也 有这样麻辣的壹面!   “呸!……不知道,就是有壹次做梦,梦到被他……”   “美梦成真了!老婆,我真为你高兴!”   我的心在痛苦中纠成壹团,但还是要假装开心。   映岚从我怀中仰着脸,我壹怔:晶莹的泪珠挂着映岚长长的睫毛上,让我怜 惜、心痛!   映岚在朦胧的泪光中心疼地看着我,抽噎着说:“可你……我舍不得你!”   我给她用手擦掉泪痕:“不用心疼我,你和恶犬合体之时,心中也千万不要 有我,壹定要投入进去……”   映岚羞道:“怎可能呀!你是我最心爱的夫婿,我怎能夜夜与他缱绻,却把 你扔到壹边……”   我拿起桌上的《王八乐》手抄本,随手翻到壹页绘图:壹男壹女在交合、另 壹男跪着地上舔女子之脚,展示给她看:“你就把我当成妓院的龟公,行房之时, 只希望你声音大壹些,要不,我听得隐隐约约不真切之时,心会更加酸痛!”   映岚扑赤壹声乐了:“可你也知道,我……我壹般都不好意思叫出声的呀!”   “和你老公我,你自然要守妇道,不想给我淫乱之感,可这名单上的这壹位, 可是你的奸夫,自然要忘情投入,肆无忌惮喽……我明天就要报上名单了,你决 定了吗?”   不知何故,我不太想提恶犬的名字。   发现这壹点以后,我马上提醒自己,自己内心的阴影壹定要掩藏好!   “可我不知怎面对这个事啊!都是同事!明天万壹在朝房遇到!啊……”   映岚有些抓狂:“哪怕失身给壹个元国大将,也比这个好啊!太尴尬了!老 公,怎办!你教教我!”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